Menu

浅析兰波在《醉舟》中的创作手法及文化意象

0 Comment

   前言 
  法国杰出的象征主义诗人兰波在1871年创作了著名诗篇《醉舟》,这首诗对整个法国文学影响巨大。在诗歌中,兰波幻化成了一只小船,摆脱了纤夫,失去了牵引,自由自在畅游在浩瀚的大海里,游历了海上的各种光怪陆离。年轻的兰波用《醉舟》震惊了整个巴黎,在这首诗歌中,诗人运用了多种艺术形式与创作技巧,诗中的意象、词语、色彩和形式处处隐藏着深刻的涵义。 
  一、诗人与诗歌创作背景 
  1854年,兰波诞生在法国的沙勒维尔。他天资聪慧,但也天性叛逆,多次离家出走。法国大革命开始,他支持巴黎公社起义者,写了《巴黎战歌》。他结识了当时诗坛盛行的“帕尔纳斯派”①有影响的诗人邦维尔、象征派大诗人魏尔伦②等。尤其是与魏尔伦交好,造成他散文诗创造的辉煌和命运的跌宕坎坷。 
  《醉舟》作于1871年7-8月间。此前,兰波虽曾在1870年8月、10月和1871年2月三次离家出走,但均是在欧洲大陆上浪游。“醉舟”是诗人三次出游但未获得心理满足而暴出的一种发自内心的呐喊,也是诗人为选择他未来的人生道路而发出的誓言,可以说,“醉舟”是一首表现诗人内心追求的象征诗。 
  二、文体结构 
  《醉舟》是一首“亚历山大体”长诗。这种诗体源于公元前三世纪的古希腊,每行由12个音节构成。《醉舟》分为25段(节),每段4行,共100行,全诗采用阴阳交叉韵。 
  兰波刚步人诗坛时崇拜高蹈派,但巴黎公社失败后,他开始反对崇奉任何传统的诗歌形式,主张诗的形式应破除陈规,适应千变万化的内心世界。《醉舟》是在兰波由高蹈派转向反传统派的时期问世的,在艺术表现形式上的“怪诞”正是他艺术观改变的体现。 
  三、创作手法 
  在这篇诗歌中,天才兰波用了多种创作手法,比喻,拟人,通感等各种创造手法使得诗歌读上去新颖特别,又充满神秘感。 
  3.1夸张。夸张的目的在于加强言词的力量和激发听众或读者的想象力,加深听众和读者的印象。如《醉舟》中第10、14、17、27行等都运用了形容词和副词的比较级或最高级来增强夸张的艺术效果。又比如《醉舟》第23-24行“惨淡、愉悦的天际”、第24行“带着沉思面容的浮尸”、第33行“带着神秘可怖的斑点的垂阳”、第46-47行“花丛中混杂着人皮豹的眼睛”等采用怪诞的词法,给全诗抹上一层神秘、恐怖的色彩。 
  3.2拟人。拟人会使形象显得有血有肉,活灵活现,既可增添形象的活力,又可增强意境。《醉舟》题目本身,第9行“愤怒的海啸”、第40行中“唱歌的磷火”、第58行中“唱歌的鱼”、第62行“大海的呜咽”、第78行“发疯的木板”、第86行“狂热的天空”等等,都是拟人化的手法。 
  3.3通感。通感是象征主义诗歌中常见的表现手法,兰波作为最杰出的两位象征主义诗人之一在《醉舟》中更是将通感运用到极致。 
  “此时天光骤然染红了碧波,照彻迷狂与舒缓的节奏,比酒精更烈,比竖琴更辽阔,那爱情的苦水在汹涌奔流!”天光染红碧波的视觉效果是如此强烈,后一行更让人惊叹,它竟照彻迷狂与舒缓的节奏,听觉由视觉激起,而“比酒精更烈”又转到味觉,“比竖琴更辽阔”又一转而到听觉!“那爱情的苦水在汹涌奔流”就又回到视觉,几乎整个感官系统的各部分都被调动,相互传递所感受的信息,将各种感觉融合,构造的景象配着音乐,声音与味道,使人联想无穷且回味无穷。 
  兰波在写《醉舟》时还没有见过真正的大海,但他对大海的想象和描写令人折服,诗人抓住了一个“醉”字,使各个感官得到了空前的解放。营造出一种“我”与大自然同一的审美境界。既写出了摆脱社会羁绊的狂喜,也流露出酒醉心明的痛苦,这是兰波作为一个“通灵者”所透视的真实世界和真正生活。感官的互通使意象含蓄丰富!颜色-声音-气味-时间-空间-静态-动态-力量节奏等等交织在一起,变幻迭出,美仑美奂! 
  四、《醉舟》中意象的文化内涵 
  兰波的《醉舟》中,意象、词语、色彩和形式处处孕育着文化的涵义。从文化角度理解诗中的“舟”、“海”意象,对其解读也有了进一步的意义。 
  4.1舟的文化内涵孩子和通灵者。首先,“舟”是“纯真的孩子”即原始人类的象征,本质上也是诗人的自我形象。《醉舟》中曾三次提到了“孩子”这个形象,诗歌最初用“比玩得入迷的小孩还聋”比照摆脱束缚的舟,中间用“我真想给孩子看碧浪中的剑鱼”来写醉舟在漂流中的自在得意,末尾以“一个满心伤悲的小孩蹲在水边/放一只脆弱得象蝴蝶般的小船”抒写诗人忧伤的形象。写《醉舟》的兰波是孩子,醉舟承载着的是孩子般的纯真、无知、原始与魔幻。 
  其次,“舟”也是兰波对诗人的界定——“通灵者③”(Voyant)的阐释。Voyant在古法语《圣经》中是对先知的称谓,先知受到神明启示,独具超自然的洞察力,而兰波把先知与诗人划上了等号。“我认为应该是一个通灵者,使自己成为一个通灵者”,求诗人挖掘自己的内心深处,以一种洞察者身份向宇宙作出更深的探索。 
  4.2海的文化内涵未知的文明历程。醉舟航行在大海上,海这个意象在诗中也有着重的文化内涵。海是西方文明的基奠,是人类文明的源泉与依托,大多数海的象征意向中,共同的基奠就是文明的寓意。 
  《醉舟》一开始就是进入未知的海洋、未知的文明,发明了元音色彩的兰波充分调动了他的通灵者灵感,平静的大海在这样的背景衬托下变得五彩斑斓。此后,是一系列海上的幻想,从一般现在时“Je sais”(我熟悉),到一连串直陈式复合过去时的“Jai vu”(我见过)、“Jai rêvé”(我梦见)、“Jai suivi”(我曾… …追赶)、“Jai heurté”(我撞上了),直至先将来时的“Jaurais voulu”(我真想),带着原始意味的强烈怪异的幻象在诗人叙述时间的推移中前进。“我永远纺织那静止的蔚蓝/我怀念着欧罗巴古老的城垛”,接着诗歌一下子进入了忧伤的气氛。静止的蔚蓝是平静的大海,是没有被人类文明污染的大海也是诗人对欧洲原始文明的怀念。 
  诗人表面上写一只船的奇幻历险,实际上是对自身灵魂的剖白和挖掘,他构设了一个“人的异化”的场景,诗人已不再是他本身,而是一只冲破了束缚的船,在一种奇异力量的驱使下,在神秘感的依托中,诗人与船的形象绵密地结合在了一起,难分彼此。(作者单位中南大学外国语学院) 
  注解 
  ①帕尔纳斯派Le Parnasse法国19世纪文学流派。 
  ②保尔·魏尔伦(Paul Verlaine,1844年3月30日-1896年1月8日),法国象征派诗人。 
  ③通灵者兰波被世人称为诗歌的通灵者,在1871年两封著名的《通灵者书信》中,兰波表达了他对诗歌革新的看法。 
  参考文献 
  1兰波,兰波作品集M,王以培译,北京,东方出版社,2000。 
  2法国文学史,柳鸣九,人民文学出版社。 
  3法国文学大手笔,弗朗索瓦兹,普洛坎等编著,钱培鑫,陈伟译注,上海译文出版社。 
  4胡蓉,《醉舟》的文化阐释J,河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年6月第2期第23卷。 
  5梁佳,《醉舟》的通感分析,文学界,文学评论。